妈妈 被别的男人肆意侮辱

来源:中文字幕亚洲无线码一区人气:806更新:2020-05-07 01:54:02

如果不是偶然的发现妈妈柜子里的私密日记,淩哲苇万万想不到,平日里温婉可人的妈妈茵玟居然在每天午夜背着淩哲苇玩这样淫乱刺激的性游戏。

  那天,妈妈出门去了,淩哲苇寻找淩哲苇的一条领带,打开淩哲苇基本不动的衣柜,发现衣柜下面的一个小抽屉,淩哲苇想抽开看看,可是被锁死了,在里面究竟是什幺呢?锁着的抽屉成了心里的一个疙瘩。淩哲苇用口香糖塞进钥匙孔里,出门让配钥匙的给淩哲苇配了一把钥匙,打开抽屉,淩哲苇发现了淩哲苇的妈妈一个秘密。

        里面有一本日记,里面记录着妈妈由一个妈妈堕落成一个淫妇的全过程!除了日记,抽屉里玲琅满目的性器具也让淩哲苇感到震惊,各种样式的假阳具、肛塞、拉珠、跳蛋,还有用来捆绑拘束的麻绳、棉绳、手铐等等。

器具下面,压着一摞照片,淩哲苇拿起它们,一张张看下去,上面都是妈妈不堪入目的性交画面,足足1000多的照片,说明妈妈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激烈的性游戏。淩哲苇在一次意外后阴茎失去了勃起功能,尽管后来百般医治,可还是不能再享受妈妈那性感的肉体, 尽管她尽量不提淩哲苇的伤疤,可夜深人静的时候, 都在忍受着不同的煎熬,妈妈40多岁的身体正是欲望强烈的年龄,淩哲苇却过早的让她失去了性乐趣, 她忍受着欲火的煎熬,淩哲苇承受着良心的谴责。

看着躺在床上妈妈曼妙无比的娇躯,淩哲苇百味杂陈,多少次想去抚摸,又怕让她被撩拨后更加难受,就这样,淩哲苇很久没有接触妈妈的身体了。夫妈妈这种背对背的姿势就这样持续到了今天。看到妈妈的秘密,淩哲苇既难过,又稍稍有一点慰藉,毕竟妈妈始终没有离开淩哲苇---这个不是男人的男人。

  知道了妈妈的秘密后,淩哲苇偷偷在家里安置了微型摄像设备,淩哲苇要知道究竟是谁占有了淩哲苇爱妈妈诱人的身体。晚上,妈妈照旧给淩哲苇倒了一杯牛奶,淩哲苇已经知道牛奶里面被妈妈下了安眠药,淩哲苇喝了它,将会一睡到天明。淩哲苇趁茵玟不住意,把牛奶倒进床下淩哲苇藏好的一条干毛巾里,踢进床底。

不一会淩哲苇就假意发出鼾声,妈妈靠近淩哲苇查看了一下,麻利的脱光衣服,从乳罩里拿出一把钥匙,打开那个藏着她秘密的抽屉,淩哲苇微微睁开的眼看着妈妈白皙诱人曲线曼妙的裸体,妈妈俯身拉开抽屉,丰满的臀丘沖着淩哲苇,迷人的臀沟深处,曾是淩哲苇无限迷恋的地方,如今被别的男人无情的占有了。
  
  看着看着,想象着妈妈被别人肏得高潮叠的的样子,淩哲苇痛苦的闭上眼,茵玟蹑手蹑脚的从里面拿出几件淫具,开始按她的野男人的要求装备自己,先是用口红在自己一对饱满的乳房上一边写上一个字,左侧乳房写的是一个淫字,右侧写的是一个贱字,然后将一组带着跳蛋的乳头夹夹在自己的乳头上,妈妈旋转着乳头夹上的螺丝,使乳头夹紧紧卡死在她娇嫩的乳头上,妈妈嘴里丝丝的冒出细微的声音,可见乳头夹拧的有多紧,接着茵玟弯腰拨开自己的肉缝,将一根假鸡巴插进湿润的阴道里,就这样妈妈嘴里叼着两捆麻绳,跪爬着到门口,将家门锁打开,茵玟赤裸着诱人的裸体,高高撅起的肥美臀丘沖着门口,等着迎接她的野男人的临幸。

  大约十点半,淩哲苇家的门被推开了,一个蒙面的男人走了进来,男人关好门,走向跪趴在地上的熟妇,看着地上规规矩矩按他要求装备好的女人,男人伸手取出茵玟嘴里的麻绳,俯身粗暴的将淩哲苇老妈的双臂拧到背后,用麻绳把淩哲苇老妈赤裸的身子残忍的捆绑成极为诱惑的样子,妈妈的双臂被无情的反扭到背后牢牢捆起,反扭的肩头使得一对本就丰盈的乳房更加鼓胀,麻绳在她乳房上下勒过,将一对豪乳捆扎得格外迷人,那种屈辱的姿势下的人妈妈,跪在这个蒙面男人脚下,床上还躺着昏睡的儿子,就这样妈妈跪趴着用嘴咬开蒙面人的裤带,熟练的叼出男人硬挺的男根,淩哲苇那温良的妈妈眼里充满了对那根阳物的崇拜,一副饑渴难耐的欠肏模样。
  
  妈妈张大嘴,吃力的含下那根雄伟的阳物,卖力的为那个男人舔弄着,男人促狭的伸手打开妈妈塞在自己骚屄里面的假鸡巴开关,一阵剧烈的收缩震颤让妈妈反捆的身体险些扑到在地,多亏她嘴里坚硬的肉棒支住了她

男人终于说话了,他沙哑的声音威严的命令道:骚货,夹紧你的浪屄!否则今晚别想让爷肏你!妈妈扭动着白皙肥美的臀丘,眼里一副讨好的神情,极力夹紧两瓣臀瓣,假鸡巴沈重的马达声隐隐传人淩哲苇的耳朵,淩哲苇的手狠狠攥紧,几乎把床单攥破,因为此刻淩哲苇的爱妈妈正跪在客厅,将她美丽性感的身体羞耻的奉献给一个蒙面男人,还要忍受他的淩辱。

  淩哲苇明明知道却要装作不知晓,这种痛苦让淩哲苇几乎要疯掉。客厅里,妈妈的樱唇含着蒙面色魔的男根正发出淫靡的声音,那色魔不断用手揉搓着茵玟的大奶子,淩哲苇偷偷看到:原来夹在妈妈奶头的乳头夹早已被取下,一对跳蛋都被这个色魔塞进淩哲苇老妈的屁眼里!乳头夹被他分别夹在淩哲苇老妈微张的阴唇两侧!两根黑色的导线从淩哲苇老妈屁眼伸出来,显得特别刺眼,看得出来这个蒙面人很会调教女人,妈妈在他的玩弄下分外驯服,乖巧的含弄着男人的肉棒,微微擡起的胸部迎合着男人对她乳房的玩弄,男人一只手把握着假鸡巴,开始反复抽插,湿漉漉的阴唇翻着,里面一片狼藉,被淫水湿润的耻毛贴在阴阜上,蠕动的屁眼被里面的跳蛋反复刺激着,写在奶子上的红色淫贱字样早已被男人揉搓的看不出字样,一只魔爪下,白嫩的乳肉随着手掌的变动被挤成各种形状

男人终于忍耐不住了,提起淩哲苇老妈背后的绳子,将她丢到沙发上,拔出插在妈妈骚屄里的假鸡巴,将他被口水湿润的油亮的大肉棒猛地插入淩哲苇老妈的阴道里!随着茵玟的一声销魂的闷哼,一波激烈的抽送伴随噼噼啪啪的肉体夯砸声开始了,好一场持久的抽插啊,足足二十分锺的抽送,那色魔有效的控制着频率,一次次肏得淩哲苇老妈嗷嗷直叫,甚至洩了一次身子,滴滴答答的尿液弄得一沙发一地!这色魔猛地抽出沾满妈妈淫液的大鸡吧,送到妈妈嘴边,只见淩哲苇老妈毫不犹豫的张嘴含下那根油亮的鸡巴,她被肏的外翻的大浪屄就大张着沖着卧室里的淩哲苇,仿佛嘲笑一般。

  终于,那色魔将千亿子孙尽数射入淩哲苇老妈的嘴里,茵玟扬起优雅的脖颈,将那些精液一口咽下!紧接着淩哲苇文雅的妈妈子在那个色魔的命令下,扬起肥臀,沖着卧室方向,将塞在她屁眼的跳蛋一个个挤了出来!两个跳蛋震颤着被妈妈从她羞耻的粪门挤了出来,悬挂在她阴唇两侧,一对乳头夹羞耻的夹在她刚刚饱受蹂躏的阴唇,不长的导线摇啊摇,色魔拿起那根假鸡巴,对準淩哲苇老妈的屁眼,一下下插入,看着肉色的假鸡巴一点点消失在茵玟的臀缝里,淩哲苇揪心的难过,终于,假鸡巴完全被妈妈的屁眼吞下,色魔将两枚跳蛋粘在妈妈阴唇两侧,给茵玟戴上项圈,解开了她的双手,牵着赤裸的人妈妈,在淩哲苇家客厅溜达,茵玟原本平时夹紧的臀沟被肉色大鸡吧撑开着,平时不曾经历肉棒的骚屄也被刺激着,一对大奶子被捆扎着,两个白花花的大肉球随着爬行晃动着,茵玟一边爬,一面被迫嘴里小声叨念着:淩哲苇是浪屄淩哲苇是骚母狗,淩哲苇是欠肏的畜生等等平日里她羞于说的话。淩哲苇能看出,妈妈对那个色魔的大鸡吧的迷恋,甚至为了它不惜如此作践自己。

  色魔逼着淩哲苇老妈将她潮喷时洒在地上的尿液跪撅着舔舐干净,淩哲苇那刚刚被大肉棒肏舒服的妈妈真的就乖乖的趴在地上舔起自己的尿液来。蒙面男人看到地上高高撅起的浑圆肥臀,忍不住再次上前抱住淩哲苇老妈的屁股又是一顿抽插!可怜淩哲苇趴在地上的老妈被一顿暴风骤雨般的抽送肏的死去活来,噗嗤噗嗤的声音充斥在淩哲苇耳边,那是那根本不属于她的大鸡吧在强烈的征服妈妈的身体,男人孔武有力的身躯牢牢控制着妈妈的欲望,让她欲罢不能,这次抽插足足有四十分锺!

妈妈被肏的眼神都散乱了,无力的趴伏在地上,原来紧闭的屄缝被撑开成一个空洞,半天不曾合拢,白花花的精液从里面淌了出来,这还不算,蒙面壮汉将一直插在淩哲苇老妈屁眼里的假鸡巴也拔了出来,原本迷人的臀沟里,双洞齐开,男人残忍的拿出一管注射器,将淩哲苇老妈骚屄里的精液仔细的抽进管内,再缓缓注入妈妈的肛门里,然后用胶布封堵粘牢,阴险的命令妈妈:这是你明早的早餐,记住不要浪费了!要全部吃掉!今晚最后一个节目你知道是什幺吧?

妈妈无力的点点头,只见那男人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茵玟跪爬到他大张着的胯下,男人将双腿放置在妈妈的肩头,妈妈俯身仔细的舔着男人的鸡巴睾丸,最后直到肛门,那男人阴毛极为茂密,屁眼周围黑乎乎一片,妈妈毫不嫌弃的为他服务着,伸出可爱的小舌头一下下舔舐着那男人肮髒的屁眼,还把舌头伸进里面舔弄!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淩哲苇也不信妈妈会如此卑贱的为一个男人服务!男人嘴里发出舒服的哼声,在充分享受了淩哲苇老妈的服务后,这个色魔意犹未尽,拿起地上的绳子再次将茵玟反捆结实,牵着她爬到阳台,外面是夜色阑珊,隔着大落地玻璃的阳台上,淩哲苇的妈妈被一个蒙面男人赤裸的反捆着,妈妈被迫将赤裸的身体紧贴在阳台玻璃上,微微后倾的臀沟里再次吞进男人的男根,以一种极度羞耻的直立后入式被插入,淩哲苇清楚的看到,妈妈在象征性的挣扎背后的偷偷迎合,这细微的变化更逃不出男人的眼睛,他得意的加快抽插频率

妈妈被一波波快感刺激的几乎要疯掉,她极力压抑着想叫喊的沖动,发出极具诱惑的低吟,紧贴在阳台玻璃上被挤得扁平的奶子和玻璃发出难听的摩擦声,就在妈妈再次高潮的一刹那,男人猛地打开阳台的大灯!强烈的光线下,妈妈的淫态被里里外外的人们看的仔仔细细!楼下和楼对面的路人一定能擡头看见阳台上的春色,茵玟被蒙面男人这一举动惊呆了,因为高潮加上羞愤的脸上一片酡红,极力的想蹲下避开楼下和对面楼的窥视,可刚刚数度高潮的身子被男人死死按在那里无法动弹,只能耻辱的贴在玻璃上忍受男人抽搐着将浓浓的精液尽数注入她的体内。男人抱紧淩哲苇老妈的臀丘,足足战栗了二十余秒才将这波精液完全喷射完,被注入精液的人妈妈在男人松开控制她的手后,无力的瘫倒在地上,马上又被男人拽到胯下,灯再次暗淡了,淩哲苇家阳台挂着一副剪影:一个跪爬着的裸体妇人在努力的为一个男人口交。如果有望远镜,还可以仔细的发现女人身上的捆绑的绳痕和她脖子上的项圈。

  就这样,淩哲苇的妈妈在淩哲苇身旁被别的男人肆意侮辱着,蹂躏着,淩哲苇却始终不敢有所动作,阳台上母狗一样的人妈妈被蒙面人牵扯着进入卧室,就在淩哲苇的眼皮底下,透过卧室的梳妆台的镜子,淩哲苇偷偷窥探着他们的动作,只见妈妈迷人的胴体在麻绳的捆勒下显得格外具有蛊惑力,刚刚经受了大鸡吧蹂躏的女体无力的跪趴着,白皙的手臂被绳子残忍的紧紧反捆在后背,那色魔大咧咧的坐在床上,背对着淩哲苇,观赏着地上被他肏服了的熟妇人妈妈,茵玟跪撅着肥臀,头部沖外,男人伸脚挑起淩哲苇老妈的屁股,示意她将屁股擡高,茵玟羞涩的把个肥硕的臀瓣凑了过来

男人伸出双手,各自掰着一瓣臀瓣,用力向两侧掰开,原来深邃迷人的臀沟顿时不见了,只见淩哲苇老妈臀沟正中的屁眼被胶布牢牢封堵着,胶布正中,精液隐隐湿透的痕迹说明里面容纳的精液的量之大,那是色魔刚刚赏赐给她的早餐,屁眼下面是被大鸡吧暴肏的还没有合拢的骚屄,被淫水浸透的阴唇羞耻的外翻着,骚屄里刚刚被注入的精液随着屄肉的收缩滴滴答答的往外淌着,更多的则凝固在她淫贱的阴道深处,由于妈妈臀部的擡高,她的一对大奶子完全的接触在卧室的地板上,丰满的乳房被无情的麻绳捆勒后再残忍的挤压在地上,妈妈嘴里发出极力压抑的呻吟

那色魔毫无顾忌的在淩哲苇身边玩弄羞辱着淩哲苇的妈妈,茵玟卑贱的像条母畜,任由这个蒙面色魔在她儿子面前肆意蹂躏她的肉体。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难以置信此刻趴伏在地上如同雌兽般的女人就是淩哲苇的妈妈。她就那幺顺从的任由蒙面色魔肆意的蹂躏玩弄着,不敢流露出一丝不满。甚至她看见男人的肉棒的眼神还带着很崇拜的意思。

  就这样,茵玟被那个色魔玩弄了一夜,淩哲苇则被迫听了一夜妈妈在别的男人玩弄下发出的婉转承欢的呻吟。直到天快亮了,色魔才解开捆绑在淩哲苇老妈美丽胴体上的束缚,茵玟羞涩的舒展了一下被色魔捆的麻木了的手臂,在色魔的注视下,伸出修长的手臂,自己揭开封堵在她屁眼已经一夜的胶布,将自己浑圆的臀丘凑到地上的一个盘子里,极力的收缩着肛肌,将色魔注入她屁眼里的精液挤了出来,然后扭转身子,撅着大白腚,匍匐地上舔舐起盘子里的精液来,茵玟伸出可爱的小舌头,将盘子里的精液舔的干干净净。终于色魔满意的起身穿衣要离开了,临走时候,他用记号笔在淩哲苇老妈白嫩的臀瓣上写了一行字,吩咐她不许擦掉,要茵玟下午五点去老地方等他,然后得意的在跪趴着的淫奴的恭送声中离开了。

本文章由中文字幕亚洲无线码一区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中文字幕亚洲无线码一区删除。

[RSS地图] [百度Map] [神马Map] [搜狗Map]

中文字幕亚洲无线码一区所提供的视频资源均来源网络

中文字幕亚洲无线码一区所有视频均是免费分享

如有误传版权人作品,请联系我们及时下架

收藏永久网址,不会迷路哟!

Copyright 2019-2029 [中文字幕亚洲无线码一区]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统计代码